日本成人黄色视频

   张安宁原本站立的地方走出来两个人,其中一个正是顾东临。他笑着举着手抬到眉毛处,接着往前伸出,做个西式的行礼手势。

   就这个手势,程嘉懿对顾东临的印象一下子就提升了。

   “小二,你们这边怎么回事啊,薛老师说你妈妈要拿那个小女孩做研究。”张安宁有些不安地问道。

   “薛老师那么说的?”杜一一道,“为了自保,还真什么都感编。”

   “她还说程嘉懿黑吃黑。”张安宁看着程嘉懿,觉得不大让人相信。

   “不要脸。不过黑吃黑到没说错。”杜一一说着看看程嘉懿,“现在谈谈还是明天?”

   程嘉懿扭头看看王鹏,王鹏点点头,程嘉懿就道:“班长,我们前边开车,车里还能坐两人。”

   张安宁惊讶地瞪着眼睛,看看程嘉懿又看看杜一一,期期艾艾道:“你真的,真的是……”

   杜一一嘿嘿笑着:“这就叫士别三日,当刮目相待。”

   三人继续往前晃着,刚上了车,另一边车门就打开,张安宁先跳进来,然后是顾东临。

   “又见面了。”顾东临关上车门,先向程嘉懿伸手。隔着张安宁程嘉懿与顾东临握握手。

   “前边不远有个荷花池,到那边坐坐?”顾东临说的地方程嘉懿几人也知道,当下王鹏一打方向盘,就走了另外一个岔道。

  
粉色毛衣背上小方包清纯美女植物园逆光唯美写真

   也就五分钟,前方出现一条水榭,几人下车。

   “植物也变异了,往年这时候小荷才露尖尖角,今年花骨朵已经出现了。”顾东临走上水榭,凭栏望去道。

   荷塘面积很大,密密压压的荷叶都要伸到岸上来,荷叶也比程嘉懿见过的大了不止一倍,也高了许多,他们站在水榭上,荷花的骨朵都要和他们一边高了。

   “是啊,我一直在想,我们人变异了,动物变异了,植物会不会也变异成食肉的了。”看着顾东临挑眉瞧过来,程嘉懿打个哈哈道,“顾先生别当真啊,我小说看多了,就是说说。”

   张安宁对杜一一道:“程嘉懿开朗很多啊,以前除了你,和我们都不怎么说话的。”

   杜一一笑着道:“现在是老大啊,层次不一样了嘛。”这话半是玩笑,不过张安宁当真了。

   顾东临笑着道:“可别喊我顾先生了,喊我老顾吧。”

   程嘉懿笑笑道:“咱们国人的称呼很麻烦,论礼貌,我大约该喊你顾叔叔了。”

   张安宁叫道:“程嘉懿,我可是喊顾哥的。”

   顾东临哭笑不得地道:“我有那么老?”

   程嘉懿也笑了:“他们可都是喊我程姐的,我要是喊了你顾哥,这……怎么算?”

   空气仿佛出现了道涟漪一般,几个人的笑容凝固了瞬间,眼神也互相转了几个圈。

   程嘉懿笑容不变,眼睛眨都不眨地看着顾东临,顾东临惊讶了片刻后忽然笑起来道:“失敬失敬,原来是程姐。”

   程嘉懿的笑容继续下去:“彼此彼此,原来是顾哥。”

   两人同时伸出手,第二次握在一起,不过在握到一起的瞬间,两个人的手同时发力。

   外人只看到他们两人的手握在一起,好像很是亲热地上下摇摇然后就分开,只有他们自己才知道这摇一摇的瞬间,两人已经暗暗地交了一次手。

   彼此的手劲几乎不相上下,这一刻两人都对对方有了点实力上的了解。

   “程姐,薛老师说你是名义上的老大,实权在一个叫做李立的j手里。”顾东临收起笑容,开门见山道。

   “我现在连名义上的老大也不是了。”程嘉懿也不隐瞒,也不觉得有什么难为情的,“我们这边的情况有些复杂,但所有人的目的都是一致的,都是为了活着。”

   杜一一和王鹏在心底给程嘉懿一个赞。程嘉懿这话说得漂亮,也大气。既说明了事实,也没有将自己这边的事泄露出去,更没有在外人面前表示出他们内部的不和。

   无论他们内部如何,在不了解顾东临这人的情况下,对外还要一致的。

   顾东临点点头,“能具体说说吗?”

   程嘉懿问道:“怎么个具体法?”

   “听说你们有研究所,在用幸存者做实验。”顾东临好似随意般的瞟一眼杜一一。

   程嘉懿道:“研究所有,据我所知都是用变异人,最早那批变异的,我父亲也曾经在那里呆过。危机发生之后,市区着实有一段时间失去控制,大约一周左右,李立开始搜救幸存者。

   李队长在幸存者中间很有威望,我手下曾经有一批人,不过昨天我们返回高速接应李队长他们的时候,大多数遇难了。我想顾哥也知道我们没有往省会走的原因了吧。”

   顾东临点点头,“我们本来想要穿过高速去市区然后到省会的,不过被变异人堵截了,只好回到这里。你们去省会本来很方便的。莫非薛老师说得对,我们都是被省会放弃的试验品?”

   程嘉懿坦然道:“这是猜测,我想我们中间,至少现在还没有人知道真相。要真是这样的话,省会也会对我们隐瞒真相的。”

   顾东临点点头:“我记得我看了一部欧美电影,说的也是病毒感染的,军队有个行动代号叫做红色警戒。就是在病毒扩散无法控制的时候,员击毙,不分感染者还是幸存者,为了病毒不扩散,杀无赦。”

   程嘉懿笑道:“顾哥深明大义啊。”

   顾东临也笑道:“这事要分怎么看。作为感染者,他们的命运已经决定了,这个不容置疑。作为被感染者追逐的幸存者,他们是无辜的。但对于下命令的人,他们要对所有人负责,要对那些不在隔离区的人负责。

   作为隔离区内的一员,我当然觉得不公平。可这世界哪里有公平的事情。弱肉强食。只不过我们以前被食用的是时间和金钱,现在被威胁到的是生命。

   所以,与其抱怨,不如行动,自己拯救自己。”

   程嘉懿的表情随着顾东临的声音在变化,她以为她又遇到了一个李立那般的圣人,听到最后才知道遇到的是一个不甘命运安排却不会怨天尤地的人。

   “程姐的看法呢?”顾东临笑着道。

   程嘉懿眨眨眼睛,“为了活着。”

   顾东临点点头:“为了活着。”

WordPress Themes